记住密码忘记密码
第四届中国油画展“心象”率先开展(2018)

顾问团队

不经意间,耳畔飘来熟悉的声音的舞蹈,一首老歌,一段旧时生活里的心情笔迹,一段刻录在心灵深处的尘封记忆,一段对被轻轻叫醒的那段人生的无奈地呻吟。
  
  走过昨天的得与失,怎样计算和丈量生命的成长,多少沉淀心里,而多少遗憾遗失在来路!一声对往昔的叹息,一遭不堪回首的庸庸碌碌的,平淡无奇的半生。 与曾经谙熟的音乐邂逅的亲切让酣睡的往事睁开了眼睛,暗喜和快慰后又是无奈,是否只有在永久安息的时刻,才能找到永久的安乐之所?!生存下去,生命的长度 和宽度何以权衡和选择?在追求宽度的世界里如烈火般熊熊燃烧,还是在有长度的乾坤里如萤火虫一样静静地照亮一处黑暗,还是可以期待老天赐与的一份幸运,在 有宽度的生活里,生命的长度也得以完满的延展。
  
  然而太多欲望,责任,梦想,存储在一个狭小的人肉U盘中,有些无力提取和实现,又不能放弃,激昂,平静,失落。无奈的悲情孤冷时刻,呼唤远方情人的慰藉。而卑渺的人生如今还剩下什么。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明天的我又要到哪里停泊?这一发自灵魂深处高亢的倾心呐喊,像一缕蓝色的清纱抛入那月高风急的夜空,被惊醒的星星瞬时兴奋,既而平静地睁大着眼睛,怜爱地看着他多少无奈无序地散落在星空和原野.
  
  多少壮志难酬的扼腕叹息宣泄于寥寥数语的流淌,又怎能淋漓尽致地荡尽当时的所有心情.

评论内容:

评论时间 评论用户 评论内容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