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密码忘记密码
第四届中国油画展“心象”率先开展(2018)

【对话春拍】刘尚勇:市场尚未走出调整期

 

傅抱石 柳荫渔舟图 北京荣宝2013拍品


导言: 2012年,由于经济成长趋缓,拍卖行均可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市场由盛转衰,连续两个拍卖季出现交易总额和成交率双双下跌态势;2013年新的年度里许多人预期中国艺术市场会出现景气好转的局面并预言探底回升。然而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先生却认为调整远没有达到目标——2013年仍然是个调整年。


雅昌艺术网:能谈谈荣宝近期的情况,2013与往年有什么不同?  


刘尚勇:我近些时候所接受的采访,其实都在说重复的一句话——我们与往年没有什么不一样。我这样说的原因是:我们想做一个常态的市场。这是我们在设定自己的战略规划以及品牌形象的时候,按照这样的规定去做的。我们要做出一个中坚的市场,这个“坚”是坚实的“坚”;要做出一个常态市场;要做出一个在任何情况下,只要市场存在买和卖,只要有交易,就会想到荣宝的这样一个市场!因此我们不追求明星效应,也不追求放卫星,但是也不做太差以及太大众化的,过分底层化的东西我们也不做。因此,我们要做的是一个真实的、刚性的、常态的、中坚的市场。这就决定了我们每次做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我们的特点就是平平常常。


雅昌艺术网:经过2012年的调整,今年荣宝春拍是什么样的状态?


刘尚勇:首先我认为来自2012年的调整是一次非常大的调整,这个调整不可能很快就终结,因为任何一次市场的调整都要达到一个目的。既然调整一定是有原因和有目的的,那么为什么调整?达到了调整的要求没有?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市场达到了调整的要求?这是我们关切的。经过2012年,我们感觉到市场仅仅是调整的开始,远远没有达到市场所期许的结果,因此我们认为调整还将继续下去。不过,当我看到2013年调整仍然在继续的同时,也欣喜地关注到它走得比较平缓,没有那么恐怖,没有像2012年那么垂直往下掉!但也仅仅是走得比较平缓而已。


雅昌艺术网:您刚刚说到这次调整的目的,能不能详细地告知调整的最大目的在哪儿?


刘尚勇:一个是挤泡沫,因为几年累积下来的市场泡沫过多。至少目前你并没有看见这个拍卖季出现亿元拍品,这说明我们已经离亿元时代渐行渐远,这是其一;第二,所有被大家公认不是很好的拍品,鲜有人关注,即便很便宜也没有人举手,上多少件也没有人搭理,因为人家觉得那个东西不值得收藏,这就是市场的提示——你要买真正值得收藏的东西。市场调整的目的就是要把那些存在泡沫的和不值得收藏的东西从市场中清理出去。虽然大家制造泡沫的愿望还存在,冲击亿元行情的动力还有,但是都没实现。不仅如此,就连办牌子的愿望都没有了。这体现出来的市场不给力的情况,说明艺术市场是真的在调整。


我刚才提到的那些艺术垃圾真的没有人感兴趣,纵使上一千件、一万件也没有人对它感兴趣。其实市场已经表明了态度。所以你可以看到,荣宝这场拍卖要去追究与以往不同的特点,那就是减量了。


雅昌艺术网:这是应对当前市场状况的措施吗?


刘尚勇:我认为大众化的东西上多了是不可能成交的,不会有人感兴趣的,即使有极少有人感兴趣也干脆不上。上了干什么呢?反而增加了我们的费用、增加了拍卖的流标率,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缩量是我们最大的特点。


粉彩花开富贵图瓶 北京荣宝2013拍品


雅昌艺术网:去年跟您聊的时候曾经聊到过荣宝一直在推当代水墨的问题。今年我注意到各家拍卖行都在推这一版块,您觉得在目前市场现状对这一版块的影响是?


刘尚勇:这个板块目前还是比较热络的,比较火热的。各个公司几乎都上这个板块,这一板块也确实没有受到市场调整的影响。在市场经受这么大波折的时候,推出所谓的“新水墨”反而受到市场的追捧。其一是它的价钱不高,其二画作的质量确实比较好,相较几十万、几百万的当代其他画家的作品毫不逊色,艺术水准也是比较高的,因此这一板块受到市场的追捧是意料之中的。


雅昌艺术网:春拍到了这个时间,北京大多拍卖行已经拍完了,您怎么看六月内地的拍卖?以及和五月底结束的香港拍卖相比,您觉得有什么差别么?


刘尚勇:如果把香港和北京两地的市场做一个比较,我感觉香港市场更热一些,而北京市场相对来讲清冷一些。香港市场上拍的拍品的数量并不多,成交率却很高,当然也没有奇高的价格出现。基本情况是:好东西都卖掉了,是上拍的东西基本上都有人要,呈现出一个比较热烈的场面,这是很好的一种状况。但是北京的情况就不一样了,首先是拍品上得过多,比香港市场规模大得多,但是结果呢?大家热情没有这么高,并不是因为你上得多,热情就高,反而看起来比香港市场要清冷很多。


雅昌艺术网:那您觉得大陆比香港冷清的主要原因在于?


刘尚勇:整个拍卖市场仍然没有走出调整态势。不过话说回来,整个中国经济的大环境也都是处在调整之中的。作为我们一个小行业,显然不可能超越这么一个大的宏观经济的背景。所以我们必须从更加宏观的方面来解释为什么拍卖市场仍然处于调整当中。


再从市场自身引发的调整来看,到今天也并没有完全结束。我们看到市场中还有冲击亿元行情的愿望,还有大量的普通拍品充斥其中。也就说明这个行业仍然没有按照市场对自己的要求来达到自身应该做到的那样。


雅昌艺术网:从近期的拍卖可以发现,私人专场越来越多,也越拍越好,您怎么看?


刘尚勇:确实,私人专场要看它的品牌效应。比如老舍收藏,还有小万柳堂收藏。保利的小万柳堂收藏就是典型的名牌效应、品牌效应。这似乎在暗喻未来市场调整好之后将要出现的状况?这也是我们现在经常思考的:调整后的市场应当是一个什么样的市场?显然,一定是一个注重品牌建设的市场。因此,个人收藏专场之所以有上佳表现,其实都是有品牌号召力产生的影响。因此,我们从这里也看到了调整之后的曙光——最终的方向是要做品牌。


我觉得凸显品牌的力量是最重要的。


雅昌艺术网:让您展望一下今年秋拍,您会怎么看?


刘尚勇:秋拍如果还是这样一个大的背景,宏观经济没有什么新的起色,以及行业自身调整中,顽固的力量仍然在抵抗着调整对我们的要求,我觉着就应该是一种跟春拍差不多的形势。我这样表述更多的是从自身考量出发的。但是,也可能有些偶然性因素会给市场带来影响。因为毕竟我们这个市场太小了,有些偶然性因素会给它带来很大的影响。比如说清理多余房产,某某官员、某某富翁在北京有几百套或者上千套房子,现在是在反腐的过程中清理这些东西。如果清理之后又变成货币,变成货币后还得有一个梳理的过程,否则以货币的形式留存是更危险的东西。有时候货币要比房子危险得多,因为每天都在印刷货币,房子盖起来要慢得多。当房子不得不变成货币时,我拿到货币怎么办?我是不是还得寻找比房子更好或者是类似于房子的优质资产呢?今天谁还肯大量地持有货币呢?如果说反腐力度加大对多余房产的清退,我想这可能是一个偶发因素,可能会有一部分人拿到货币以后考虑到不如买点儿优质的艺术品,也算是另一种投资。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各种偶然性的因素是存在的,是很难被一个正规市场完全纳入到必然因素当中去的,但偶发因素会反作用于市场。


雅昌艺术网:说道今年秋拍,可能最大的不同是两家国际拍卖行将在大陆举槌,面对国际拍卖行的竞争内地拍卖的局势会有变化么?


刘尚勇:我觉得国际拍卖行目前动作还没有那么大,他的布局是一个长远布局。我们看到,无论是苏富比或者是佳士得,他们在香港市场看好、内地市场看弱的情况下进军内地市场。也许有些人会觉得他们的动作非常奇怪,怎么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军大陆。我觉得,恰恰是因为他们考虑的不是今天,也不是未来的五年,而是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事情。因此他们在今天进来了,并不能够在短期内就能对内地的市场产生影响,甚至我们都感受不到有任何影响。比如苏富比在北京只拍了一场并且只拍了一件。下回也未必拍很多东西,因为有一个保税问题也困扰他们。客户还是不能买,买完以后从保税区拿出去还得上高额的关税,毕竟关税问题没有解决。有艺术品关税的国家,我们统计了一下,全世界收高额艺术品进口关税的只有13个国家,这里边有越南、印尼、墨西哥等,当然里边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中国。


雅昌艺术网:谢谢!

symptoms of an std in women chlamydia symptoms treatment for gonorrhea

评论内容:

评论时间 评论用户 评论内容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