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油画展“心象”率先开展(2018)

世纪老人李定寰的翰墨情缘


此钓潜鳞彼钓名(国画)李定寰 作


认识李定寰先生是在4年前广州举行的李瑶屏、李定寰、李嘉欣祖孙三代山水画展上。当时,李定寰已经是96岁高龄,作为广东国画研究会的传人,其画风古朴,承传有序,与父亲李瑶屏的画风一脉相承,延续着具有百年历史的广东国画研究会的传统风骨,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李瑶屏是清末民初广东的著名画家,中山小榄人,以山水画著称画坛,是广东国画研究会最早的画学活动倡导者之一。早在1925年,他与赵浩公、黄般若、邓芬、卢子枢等知名画家创立广东国画研究会,致力研究传统画学,主张复兴古代国画艺术精粹为宗旨,以振兴传统国画,并在东莞、香港成立分会,鼎盛时期达300多人,是广东地区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绘画组织,成为与崇尚中西融合的岭南画派对峙而雄踞广州的两大画坛派别。黄君璧是广东国画研究会的主要成员之一,受李瑶屏艺术影响较深,也是李瑶屏成就最高的学生。


李瑶屏有四子二女,儿子李定一、女儿李普伦都深得父亲真传。李定寰是其小儿子,生于1912年,小时候没有像哥哥姐姐那样对绘画表现出极高的天赋,父亲曾当着客人的面骂他偷懒不努力画画。为了不让父亲责怪,李定寰经常躲在房间里临摹父亲的画。当时黄君璧经常到他家里向其父亲学画,一次偶然看到他的山水画大加赞赏,鼓励他去参加广东国画研究会的展览。据李定寰回忆,当时他大概在15岁左右,还在读初中,因觉得书法不好,还特意请黄君璧为他的山水画《秋山红叶》题款。作为师兄的黄君璧年长他14岁,时任广州市培正中学教师,曾主持国画研究会的常务工作。李瑶屏并不知道儿子的画参加了国画研究会的画展,当看到一张署名李定寰的画时,连连摇头说自己的小儿子是不会画画的。经黄君璧介绍缘由后才相信儿子在绘画上下了功夫,称赞他的绘画水平超过了哥哥。此后,才正式教他画画。当时正值国画研究会鼎盛时期,赵浩公、黄少梅、卢子枢等骨干成员经常在六榕寺研讨绘画,父亲就带着他一起看大家挥毫,赵浩公等人还经常指导他学习花鸟画。李定寰说,父亲要求很严厉,对用笔用墨都有严格的规矩,每天临摹完画后,晚上还要写二幅小楷才能睡觉。


上世纪30年代后,随着全国抗日战争爆发,举国救亡,艺人各奔东西,以致盛极一时的广东国画研究会日益式微。李定寰见证了广东国画研究会的兴衰,也是当今在世唯一参加过国画研究会画展的画家。其间,他曾一度辗转潮汕、梅州等地,由于宣纸奇缺,他就坚持用铅笔速写。他取材丰富,多以表达山川秀美和离乱悲愤之情为主,其中许多画稿在战乱中遗失。抗战胜利后,李定寰回到广州在长安东小学当了美术老师,从此一边任教一边画画。当时在广州举办的各种画展上时常能看到他的山水作品。黄君璧曾赞叹“定寰画意有青出于蓝之势”。其父亲好友、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卢振寰也曾感慨“瑶屏先生有传人矣”。解放后,为适应时代需要,李定寰曾一度改习宣传画和油画。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画画也曾改变了他的人生。


1969年底,在学校创作宣传毛泽东思想的革命题材宣传画时,由于他画在草稿上的毛主席像旁印有一个小孩子头像,被人举报是攻击毛主席,污蔑毛泽东思想像小孩子一样,被羁押在海珠区看守所一个多月。由于没有查出其他“反革命罪行”,放出来后在学校打扫卫生半年多时间。随后被划成“坏分子”,发配到中山县坦背公社劳动改造,这一次连画画的权力也被剥夺了。直到1972年10月,接到广州市革委会平反通知,才回到广州复职复户,被安排到万松园小学当美术老师直至退休。


这段“莫须有”的艰难经历,对李定寰的绘画影响很大,曾有一段时间家人劝他不要画画了,生怕再招惹麻烦。然而他对绘画始终不离不弃,即便在艰苦劳作之余,也会游历于构图用墨的想象空间。生活的遭遇,让他寄情在山水之中,作品中所反映的主要是竹林隐士、云山飞瀑、牧歌笛声、炊烟晚唱等题材。因此,他的后期作品既有传统绘画的影子,也洋溢着岭南乡村的生活气息。


他自号榄溪老人,取自家乡中山小榄之意,曾创作大量反映家乡题材的作品。他的画多以唐人诗意入画,喜欢借景抒情,通过山水表达富有诗情画意的生活气息,画中所反映的多是宁静、和谐、充满生机的富足景象,很难看出画家背后的坎坷和心酸,这与他乐观的性格和长期的生活积淀分不开的。


令人痛惜的是,在被错划“坏分子”期间,父亲李瑶屏的一些遗作和他的早期作品被抄家时拿走了。改革开放初期,朋友曾送给他一幅被印成挂历的李瑶屏名作《风雨归舟图》,他如获至宝,反复研读,临摹数十遍,直到顿悟出个中神韵。


退休后赋闲在家,画画成了李定寰每天必不可少的事情。70多岁时还到黄山写生,创作了《巍峨黄山》等作品。老人曾兴致勃勃地为庆祝香港回归创作多幅作品《归航》,题有“百年国耻,今日笑看香港回归”、“百载国耻随水逝,千秋功业庆珠还”以抒发欣喜之情。


现在,尽管年事已高,行动不便,这位世纪老人仍坚持每天作画,只要一提起画笔便神采奕奕,完全沉醉在古风轻悠的艺术世界之中。


◎孙茂勇

评论内容:

评论时间 评论用户 评论内容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