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密码忘记密码
第四届中国油画展“心象”率先开展(2018)

美女画家卡斯丁多:插画融入国画风


重庆美女画家卡斯丁多



卡斯丁多在《我们的夏天比利时》中的插画



《我们的夏天比利时》中的插画


文/羊城晚报记者 郝婧羽 实习生 卢沁


即使卡斯丁多不画画,她的容貌和气质也足以让人们对她印象深刻。但是偏偏,她还擅长作画。作为一名绘本画家,卡斯丁多的绘画呈现鲜明的个人特色,她把国画的构图思想融入自己的水彩插画中,令她在插画界别具一格。才情与美貌,就这样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出生国画世家


卡斯丁多是重庆人,出身于国画世家,外公黄原先生是四川美院德高望重的国画教授,卡斯丁多从小听外公讲国画、看外公画国画,自己画得很少,但是国画对她的影响仍然强烈地反映到了她的作品中。在卡斯丁多的水彩画和彩铅画中,不管画的是建筑还是动物,读者都能感受到画面中传统国画的构图思想和意境。


羊城晚报:从小到大,一路是怎么画过来的?画的题材、风格、心态是怎样的一个变化过程?


卡斯丁多:小时候画画胡乱涂,想什么画什么,后来开始专业训练的时候就崇拜各种各样的大师,想要磨练笔下的造型能力,到现在就更注重画什么,怎么画,材料感是怎样的,越画负担越重,希望在后来能轻松点。


羊城晚报:对国画的吸取使你的作品风格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卡斯丁多:虽然从小看外公画画,但是从来没想到要学习这个,也可能是年纪增长吧,更觉得国画适合我的情感。我开始在我的画里面加入一些笔触,希望它能传递我的想法和偏好。有时候我会临摹一些画作,希望能够学习文人画里面那种灵动自由和遗世独立的精神。


把国画风格融入插画


卡斯丁多深受国画熏陶,插画中经常表现出一种国画的风味。她擅长画场景,尤其爱画风景和地平线,画法比较学院派,画风写实、清新自然,和市场上大量充满卡通和稚气感的绘本很不一样。很多人在没见到卡斯丁多之前会觉得她的画像上点年纪的男人画的。现在,卡斯丁多正在学习画国画,希望通过对于传统中国画的学习来尝试绘本创作。


羊城晚报:在你看来,什么样的美术作品算是好作品?一个人要学好美术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能力?


卡斯丁多:好的作品都有共同特质,就是独特和用心,持久的用心,哪怕是没有摸画笔,通过读、看和听,也能达到很高的水准,这个东西没有门槛,只要能够开放自己的心态,我想每个人都能做得特别好。我去了欧洲几次,惊讶于他们老百姓的美学素养之高,普通人家种个花草,商店里摆个橱窗,都美得很,田野山川更不用说,我坐火车的时候经常呆呆看着外面,觉得怎么看都入画。


羊城晚报:你的插画属于什么画风?你希望自己的画风、插画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感觉?


卡斯丁多:我的画其实还是比较学院派,说起来也算是个缺点,不够自由,希望以后能更多奇思妙想,让受过训练和没受训练的人看了都能喜欢吧。


合创《我们的夏天 比利时》


今年底,卡斯丁多参与合著的旅行绘本《我们的夏天 比利时》将会出版。这本书是卡斯丁多受比利时法兰德斯旅游局的邀请,与插画师扫把、西瓜和呀呀在比利时旅游两周创作的一个绘本。比利时处处都是风景,他们就一路不停地画,“最后画出的插画远远超出了我们之前的预估。”卡斯丁多说。


羊城晚报:这本书是你和另外三位画家一起创作的,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多人合作的创作方式?


卡斯丁多:个人出书需要非常大的工作量,我们四个画风不同,各有专长,所以我画风景和建筑,扫把根据每个城市创作一个故事,西瓜画我们旅行中的经历,呀呀画美食美物。因为比利时是个特别美的国家,那么多的经历,每个人的着眼点都不同,四个人就有四份记忆,我们猜想读者看起来也会更丰富吧。


羊城晚报:这本旅行绘本相比其他旅行绘本有哪些特别的地方呢?


卡斯丁多:特别的地方我想就在于我们四个人的视角都很不一样吧,凑起来可以看到每个人的感受,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画出来是不同的样子,有时候特别好笑。


羊城晚报:这本书和创作这本书的经历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卡斯丁多:以前我一直都是个体户,自己闷头画,做这本书让我认识了瓜几拉和呀呀,扫把也成了我一生当中最好的朋友之一,我想我们几个这辈子都会因为这样共同的回忆而激动不已,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真是太幸运了。


有文字修养才能讲好故事


插画和文字的质量都会影响绘本的质量,会画的人很多但会写的人却很缺。作为一位专业的插画师,卡斯丁多认为自己比较需要好的文字作者的配合。“有文字修养才能讲好故事。”卡斯丁多说,她坦言自己目前也正在学习讲故事,对于绘本创作者,要加强文字修养,还要平衡商业创作和个人创作。


除了插画师的身份外,卡斯丁多还是一位专业的美术教师,她同时在四川美院和尼诺艺术中心授课。尼诺艺术中心有些像卡斯丁多实施美学教育的理想国,在那里,她除了教学员画画,还教他们制作手工、布衣、摄影等。在欧洲的见闻让卡斯丁多深感国内美育的缺乏,她认为欣赏美的能力是每个人都应该具备的。


羊城晚报:你既给四川美院的美术专业学生教授美术又给毫无绘画基础成年人教授美术,这两类美术教育、学习美术的人有哪些不同?


卡斯丁多:有时候更喜欢零基础的同学,他们没受考前应试教育的折磨,画画更单纯质朴,画面也更让我惊喜,美院的同学还是有特别优秀的,但是很多人画画变成了例行公事,画面就没有生机了。


羊城晚报:你认为做职业插画师和绘本创作者各自会面临哪些不同的问题阻碍?


卡斯丁多:职业插画师有时候是创作单张作品,做绘本则是要画故事,单张作品有时候应不同的需要会风格不同,但是我还是喜欢看到每种风格都能够有相对成熟的画风,这个对插画师就要求很高。绘本作者一定要有文字修养,不然是讲不好故事的。


●我是绘本画家,但我希望能够学习文人画里面那种灵动自由和遗世独立的精神。


●看到漂亮的风景的时候,觉得只有画过了,才觉得看够了,装在心里了。


●美育不仅是画画,更是学会欣赏。看到一处好的风景,我们的唯一反应不该只是马上拿出手机拍照。


●绘本作者一定要有文字修养,不然讲不好故事。 ——卡斯丁多

评论内容:

评论时间 评论用户 评论内容
评 论